九江市婦幼保健院
新九江市中醫醫院
九江學院附屬醫院
九江市第一醫院

濂溪后裔守墓族世居守陵500年

王平
字體:
2018-09-12 15:00

揭秘周敦頤子孫鮮為人知的奉旨守墓史

  [九江新媒體JJXMT.CN]10月6日下午,斜陽下的小山村——周家灣,參差不齊的農房簇擁在一團,顯得平淡無奇,與鄰近村莊毫無二致。盡管是國慶黃金周,掛著“省級文物保護單位”的周敦頤紀念館免費對外開放,依然見不到一位游客。也難怪,這里地圖上沒標,旅游線路上沒有,許多人并不知道,這里竟然是一代巨儒周敦頤的長眠之地。

5.jpg

  九江一中美術教師丁仙玉一次田野調查造訪此地,被誤為“盜墓賊”,遭遇附近村民群起欲毆之,曝露了一段鮮為人知的周敦頤后裔守墓族歷史。

  九江的市花為何選擇荷花?荷花壟、蓮花洞、煙水亭等地名,以及濂溪書院、愛蓮池、濂溪墓、濂溪大道、濂溪賓館、濂溪居委會、濂溪講壇、濂溪學校,周敦頤與古城九江有著多少不解之緣?本報記者近日深入采訪,為您一一解讀。

2.jpg

濂溪一脈人丁興旺名人輩出

  周敦頤紀念館社教部主任匡威告訴記者:廬山區蓮花鎮東城村周家灣61歲村民周觀燦,是周敦頤的二十七世孫。

  6日下午,記者見到了61歲的周觀燦老人。當他從記者口中得知,中共湖南省委書記、湖南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周強,9月27日在南昌參加完中博會返程途中,在九江逗留一日,并參觀了九江名勝古跡。他不禁十分惋惜:“應該建議周書記來我們這里看看,下次我一定建議文物部門把我們這里也列進去。”周觀燦告訴本報記者:周強為湖北黃梅縣人,幾年前,湖北黃梅縣的周氏宗親曾經專程派人到濂溪墓祭祖,與九江一江之隔的湖北黃梅縣周氏,實為濂溪后裔。

7.jpg

  學者李海文曾經寫了《周恩來與魯迅同宗同族考實》一文,考證出周恩來與魯迅、周作人同宗同族,同為宋代理學創始人周敦頤的后代,周恩來和魯迅分別是周敦頤的第二十世孫和二十一世孫。

  九江市文物名勝管理處書記劉吉明,9月8日趕赴上海圖書館查閱周敦頤史料,得《周氏家譜》139套。他發現周敦頤子孫遍及美國、新加坡、泰國、馬來西亞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亞等國家;香港、澳門、臺灣等地區;內地則涵蓋了浙江、湖南、江蘇、江西、湖北、安徽、廣東等地。僅海外就有濂溪后裔30余萬,濂溪周氏可謂人丁興旺、名人輩出。

  近年來,各地周氏宗親紛紛來潯祭祖省親,籌集善款修葺濂溪墓。香港周氏宗親會等,得知九江市文物部門不久后將要擴建濂溪紀念館,短短數日內便自發捐款近200萬元。

8.jpg  

學者田野調查險遭村民圍攻

  小村周家灣,現居人口20余戶200余人,已經查實為濂溪后裔,他們是周敦頤十三世孫周倫的后人。小村緊鄰濂溪陵園西側,最近房屋距離墓園只有百米。他們世居此地長達500余年,為的就是給祖先周敦頤守陵。

  這個秘密“文革”以來鮮有人提及,近年來被一些田野調查的學者發現。

  九江一中美術教師丁仙玉先生,喜歡研究濂溪文化,他根據古書記載遍尋了九江山林,踏訪濂溪書院當年遺跡。

  1996年的一天,一位海外周氏宗親會的先生尋訪濂溪書堂至九江一中。九江一中的前身是古時的濂溪書院。這時,丁老師卻無法告訴客人濂溪書堂的故址所在,于是他下決心要搞清這一歷史謎團。他花費了整整三年的休息日、節假日,爬山涉水展開田野調查,尋遍了廬山南北的山山水水。

  一次,丁仙玉與我省知名學者楊雪騁、鄭曉江等人從九江出發,不足二十分鐘來到了華封橋,發現這里與朱熹在《江州濂溪書堂記》所說的“今遺墟在九江郡治之南十里”相吻合。華封橋下的河叫“濂溪港”,這極有可能就是濂溪。華封寺是一座新修的土廟,四周為密集的民房,寺內有數名尼姑修行。后來,三人又來到濂溪先生的墓地,行程不足一刻鐘。濂溪墓在一座路旁的山上,有青色琉璃瓦粉墻相圍。墓所在的山旁是周家灣,該村主要居民就是周氏守墓人的后裔。

  丁老師稱:他第一次踏勘此地,曾被當地村民誤為盜墓賊,群起欲毆之,后經說明方化干戈。自此,周家灣濂溪后裔守墓族,世居廬山西麓濂溪墓旁守陵500余年,一段鮮為人知的守墓史開始浮出水面。

  9.jpg

濂溪后裔奉旨守墓有史可考

  關于周敦頤后世奉旨守墓,史書多有記載。

  根據明嘉靖六年《九江府志》卷之三“周濂溪墓”一欄中說:“弘治十七年(1504年),都御史林俊、提學副使邵實奏請檄取十三代孫周倫守祀。”(一說為弘治十六年,后者多被采信,記者注。)

  根據《周敦頤全書·歷代褒崇》中記載:明孝宗弘治年間,江西按察司僉事王啟呈給江西都御史林公俊一份公文,請周敦頤的后裔一人來守墓。公文內記載了濂溪書堂和濂溪墓的方位:“宋儒周元公先生世家道州,因過潯陽,愛其山水之勝,遂筑書堂于廬山之阜,今在本府德化縣十里許。至于其沒,又葬栗樹嶺下,僅去書堂五里許。”

  清同治十三年《九江府志》卷43中有記載:“明弘治癸亥(1530年)都憲林公、提學邵公上疏,修先生墓,因訪其裔。得次翁曰綸;元翁裔曰電、曰霆、日勉,皆為先生十四世孫。遂為疏同奉祀事。”

  由此可見,周敦頤十三世孫周倫,由湖南道縣遷徙至九江專職守祀,其十四世孫由電、霆、勉等人接守。

  記者查閱了大量史料,發現最近的一段文字記載,為我國近代著名方志學家吳宗慈所著。吳宗慈1930年秋來到廬山,邀請著名科學家胡先驌、李四光一起,歷時四年完成《廬山志》稿并付印。其所著《廬山志》副刊《廬山金石匯考》有《重修濂溪墓記》等諸多文章,其中提到了“先生之二十二世孫周文珍董其事閱一月”等記載。

  周文珍就是周氏“二十二世”守墓者。

  10.jpg

周觀燦回憶幼年濂溪祭祖盛況

  斗轉星移,到了二十七代周觀燦,他被選為專職看護。

  周觀燦承認:“我們這一代,文革期間確實沒有保護好,文化遺產真要保護好了,碑石就不會流失!”

  明弘治十六年,明孝宗皇帝納諫,從湖南道縣周敦頤老家派來周家后裔,就是周觀燦的祖先周倫。“我們叫他倫公,倫公第一次到九江,因為無法適應生計,又跑回了湖南,但后來族人又再三要他回來,他就帶來一些銀兩,在這里置地種田世代生息照料這里。”“守墓族是代代相傳的,就是我們湖南道縣派下來的這一支,沒有其他任何一個雜姓在村里。”

  1949年出生的周觀燦,對于幼年濂溪祭祖場景記憶猶新:“文革”以前的濂溪祭祖,場面還是十分熱鬧,“幾百人來這里做清明,按村莊來分,一波又一波,村莊又按男丁數量籌錢,比如一個男丁10元錢,籌錢后集體祭祖,然后就在下面一起聚餐,很熱鬧。”

  周敦頤作為宋明理學的開山鼻祖,由其開創的理學,經徒弟程顥、程頤(二程),徒孫朱熹(拜程頤的三傳弟子李侗為師)等人一脈相承,成為了統治千年封建政治的主流意識形態。

  然而世事難料,當年由周茂叔一手開創的宋明理學,經二程、朱熹發揚光大,宋、元、明、清歷朝歷代均大力推薦的“三綱五常”、“存天理、滅人欲”之思想。千年之后,恰好又被周公的二十一世孫——魯迅視之為“吃人的禮教”,傾其畢生精力一手顛覆之。

  3.jpg

濂溪墓附近沈家水庫埋有大量古碑

  1959年,江西省人民委員會就已經把周敦頤墓列入了省級文物保護單位。但一塊“文保”牌,抵擋不住“紅衛兵”的瘋狂掃蕩。

  1998年,政府重修濂溪墓,“當時雜草叢生,一片荒地。我們在村子附近撿起了一些石碑,當時是一個簡易的墳墓,但清明祭祖,我們還知道墳坡就在那個地方。”周觀燦等人于是從村子附近找回了4處古石雕,還有許多碑石殘片,有一對宋朝的石獅子,還有些石雕難以分辨年代,另有大量石碑散落附近村落。

  周觀燦帶記者走進一處菜地,指著泥路基底下一塊石墩說:“你看,這個就是一塊當年的石墩。”記者依照花紋可以看出,這是一塊年代久遠的石墩。

  周敦頤紀念館社教部主任匡威等人曾在村民帶領下,實地考察了濂溪墓東邊一座小型水庫——沈家水庫,這個水庫距離濂溪墓約為半小時山路,目前仍然在使用。周觀燦稱:后來一些陵墓里的石碑,有許多被村民用于興修水利,“就埋到水庫底下去了”。

 6.jpg 

守墓族曾經享有“祀田”特權

  周觀燦稱:“聽老一輩人講,很早以前清明祭祖時,書院(指濂溪書院)的學生家長還會殺豬宰羊送來些,有些經濟條件好的,就送來點銀兩。”

  記者了解到,九江市文物管理部門目前每個月會支付周觀燦600元至800元不等的工錢。

  根據《周敦頤全書·歷代褒崇》記載,當年周氏后裔守墓一族曾經享有一項特殊待遇,那就是享有“祀田”(以田租收入供祭祀用的田),如“明弘治十六年取道州嫡派子孫赴九江守祀祠墓”;“清康熙二十四年授后裔五經博士撥給祀田修葺廟宇”。湖南道縣的一些地方志書,還記錄了當地惡霸侵占祀田與周氏后裔引發的官司爭執,不過歷代的志書,則多以地方官員撫恤周氏祀族后裔為榮。

  

濂溪墓曾經古樟參天列“潯陽八景”

  周觀燦依然記得,“文革”前夕的濂溪墓園,“都是些徽派建筑,也有兩個亭子,陵墓外面有一圈圍墻,因為有個院子,基本上沒外人來破壞。附近是濂溪路,前面是濂溪河,在九江很有名氣。當時古樹參天,都是幾百年的大樟樹。前面有個大牌坊,比現在牌坊都高,但牌坊上面沒有字,陵園大門上面寫有‘周濂溪夫子墓’。”

  據《嘉靖九江府志》記載,“江州十景”為“匡廬疊翠”、“湓浦龍淵”、“齊云晚眺”、“清風攬秀”、“虎渡波光”、“濂溪古樹”、“栗里蒼松”、“甘棠煙水”、“浪井濤聲”、“庾樓明月”。其后評選的“潯陽八景”,“濂溪古樹”仍然位列其間。

  而遭遇“文革”,陵園中的古樹一律被砍倒,調集木工就地加工,制成木板或家具出售、送人。匠人們整整忙了一年,才完成了上級交給的砍樹任務。碑石也慘遭破壞。

  

濂溪墓正在申請“國保”

  周敦頤一生兩次來九江任職,并終老于九江,是對九江影響最大的歷史名人之一。宋嘉佑六年(1061年),周敦頤45歲時,任職贛州,途經九江,激賞于廬山風光之美,便有卜居此地之志。熙寧五年(1072年),周敦頤因為有病,所以請求改任南康(原星子縣)知軍(主持掌管縣里軍隊和民政事務),于是把家安置在廬山蓮花峰下。

  根據周敦頤好友潘興嗣為周母鄭氏所作《仙居縣太君鄭氏墓志銘》,鄭母最早安葬地點為江蘇丹徒,后因墓穴地勢低洼遭遇水患侵蝕,周敦頤本人又極其鐘愛九江,決定晚年定居九江,為盡孝道,故決定遷母墓于九江。并請好友潘興嗣在母親墓志銘中寫道:“吾后世子孫,遂為九江濂溪人。”

  1073年,周敦頤終老九江,因愛廬山之勝,后人遵其遺囑,將周公與其母、其妻同葬于此。濂溪墓經歷代迭修,至明清時規模已相當恢弘,曾為“潯陽八景”之一。日軍侵華時,遭日寇破壞。文革期間,濂溪墓遭到毀滅性破壞,地面建筑僅存墓穴。文革結束后,周氏后人集資在原址重修濂溪墓。

  周敦頤“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”的高尚品格讓世人敬仰。

  2007年,中共九江市委、市人民政府經過半年多的民眾征集、專家研討和投票評選,最終確定將九江市花為蓮花。九江的荷花壟、蓮花洞、煙水亭等地名,濂溪書院、愛蓮池、濂溪墓、濂溪大道、濂溪賓館、濂溪居委會、濂溪講壇、濂溪學校,均與周敦頤有著不解之緣。頗為巧合的是,九江的甘棠湖與周敦頤及其祖上的上甘棠村恰恰同名。

  近日,記者由九江市文物保護部門了解到,2009年12月7日,江西省文化廳已經向國家文物局提交了《關于周敦頤墓申報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請示》(贛文保2009第234號),“我廳審查并報省人民政府同意,認為周敦頤墓具有特別重要的文物價值,符合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申報條件,特推薦其申報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”。

>更多相關文章
網友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關于本站 - 廣告服務 - 免責聲明 - 招聘信息 - 聯系我們 - 我是網站編輯,網站事務點我聯系 - 提供新聞報料,點擊這里聯系我 - APP、微博、微信、新媒體業務合作點我
融合微博、微信、APP新媒體全平臺的九江地區門戶網站! 九江新媒體 JJXMT.CN 版權所有
技術支持:九江視窗傳媒有限公司 - 贛ICP備13004140號 - - RSS
龙虎江西麻将app